全地转化

多年前一位宣教士来「生命河」分享信息,他问会众:「有多少人为中国祷告过?」大部份的人都举手,接下来他问:「有多少人为西撒哈拉祷告过? 」 他本以为不会有太多人举手,没想到竟有一半以上会众举手。他大吃一惊,继续问:「有多少人为布奇纳法索祷告过?」又是一半以上会众举手。 会后他问我:「为什么你们会为这么多国家祷告?」我告诉他:「很简单!因为我们每个礼拜在崇拜中都为一个国家祷告,这些年来每个国家都已祷告过好几遍。」 这位宣教士对整个教会对宣教的认识及动员深表惊讶。

宣教本不是少数人的事,更不是教会宣教委员会的专利,它是主耶稣给每位信徒的使命。教会有责任教育信徒,不但明白宣教的重要,也能积极参与宣教事工。生命河灵粮堂从创立就全力鼓励信徒参与宣教,十余年来也大大看见事奉的果效,弟兄姊妹勇于付出,在祷告、金钱、人力上不断支援全世界的宣教工作。以下是我们的做法:

一‧借祷告推动宣教

惟有透过祷告才能带出对宣教的热忱与负担,否则只会永远停留在「教会其中一项活动」的阶段。我们透过各种机会,积极带领会众一同为宣教祷告。 每主日为万国万民祷告 教会从一开始,就每主日为不同国家、城市及族群祷告。有一次我们为非洲富拉尼人及索马利人祷告,并在祷告中求神让我们看见福音的果效。没想到几个礼拜后,一位吉布地宣教士来作见证,他放映的几张信徒幻灯片正是富拉尼及索马利人。当时会众无比兴奋,因为他们曾为此祷告,神也让他们看见祷告的果效。 定期差派祷告行进队伍去宣教工场祷告 宣教行动不只限于短宣,短宣固然是重要,但每年能去短宣,且合适去的人并不多,并不能带动教会进入整体宣教的目标。我们鼓励弟兄姊妹去宣教工场祷告行进,好处是任何人都可以参与,不一定要能讲能唱的人。所谓祷告行进,就是一边行走,一边为土地祝福祷告,使弟兄姊妹认识当地的需要。 「看见」就产生「负担」,并化负担为实际的传福音行动。这些年我们多次进入蒙古、中东、非洲及土耳其一带祷告行进,当你实际踏入一个国家为其上的人民祷告,负担与感受很不同,忽然间宣教的火就在心中点燃。这些弟兄姊妹一回来就会在小组中传递宣教负担,整个小组都会对那个国家特别有感情。

二.借教导推动宣教

不只透过主日信息或主日学,其实整个教会的环境都是最好的教育管道。 在本地开始跨文化社区行动 必须突破中国人心中根深蒂固的「自己人」观念,走出教会四面墙进入社区服事周围的人;一旦进入跨文化社群之中,弟兄姊妹自然能感受福音的使命与呼召。灵粮堂创办人赵世光牧师在上海布道时,主日上午讲完两场中文崇拜,下午就带大家进入上海犹太人社区传福音,世界灵粮布道会的异象也因此生根于弟兄姊妹心中。 经常性邀请宣教士回来述职 邀请宣教士或分堂牧者回来述职,一方面保持相互的关系,也使教会对宣教士及工场有直接认识。与宣教士面对面帮助弟兄姊妹更多了解每个地方的需要,能帮助整个教会维持宣教的动力。

三.借短宣推动宣教

积极鼓励弟兄姊妹参与短宣,但需调整弟兄姊妹的期盼。 「短宣」通常不能带给当地工场太大帮助,反倒是对自己的宣教教育。短宣就是go and see,让神借短宣点燃心中爱灵魂的火,甚至能预备自己将来进入长宣。宣教是神国的命脉,今天教会若不积极宣教,神的同在就不可能降临,旨意也不可能成全。

四.借金钱奉献推动宣教

「生命河」每年十月举办宣教年会,信心认献是很重要的一部份;就是在十一奉献外,凭着信心,为未来一年的宣教基金认献,并相信神一定供应需要,每年我们都如此做。因着这些经费,教会宣教委员会每年策划各种宣教事工,将大量财力、人力倾倒在各地工场。 「生命河」宣教事工有两个策略:一是与宣教机构合作,进入10/40 视窗最贫穷,异教、邪教最盛行之处,有回教、佛教、印度教势力,是末世福音最难传遍的地方,需要我们专注在这区域传福音;二是在进入的工场做植堂工作。公元两千年起,我们进入西非多哥服事,支持当地同工一个村落、一个村落传福音布道,至今带领了成千上万人归主。目前「生命河」的工作已在多哥、贝南、奈及利亚、喀麦隆建立起来,回教势力在当地非常强大,可是同工一个据点、一个据点耕耘,事奉的果效也随之而来。 多年来「生命河」已在西非、蒙古等地带来长远的影响力,每年「生命河」都带领短宣队行遍各地布道,也支援建立的三十余个跨文化分堂。「生命河」深信在宣教大业上,华人教会要兴起,不能再沉睡。 「宣教的中国」是一首大家耳熟能详的诗歌,但这首歌不仅叫我们进入中国传福音,更要鼓励中国教会站出来宣教。神的灵正在快速工作,一旦你愿意配合神的工作,就要看见敞开的门为你预备;求主的灵让华人教会勇敢站起来承接使命,成为完成福音大使命的器皿。